今年6月,吉利旗下高端品牌领克整体销量首超长城旗下高端品牌WEY。7月,领克销量持续破万辆。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林杰向记者表示,领克现阶段产能不足,所以不会一味地追求销量,而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品牌建设上。但在产品的投放上,领克却不会慢下来,林杰用“接2连3”来形容。领克02刚上市不久,03将于年内投放。

\ 
广汽传祺和上汽乘用车自创立之初便定位“高端”,但从来没敢说自己“豪华”。高调宣称自己是中国汽车豪华品牌的则是长城WEY和吉利领克,无论是产品力,还是市场表现方面,二者都常外界拿来进行对比。领克02上市销量便获得3000多辆的成绩,在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取得如此成绩并不容易,到底产品力强,还是品牌带动了销量,南都记者也一探了究竟。
 
对得起“豪华”二字
 
以记者个人之见,领克在综合产品力方面,比WEY更胜一筹。WEY的“三大件”与长城哈弗同出一辙,实属“精装修版哈弗”,仅此而已。而领克则以沃尔沃为背书,富含豪华车的基因,无论是研发设计,还是采购制造,甚至技术核心,都源自于沃尔沃。领克首款产品01就是沃尔沃XC40的“换壳产品”,而02美其名曰运动版01。

\

换言之,02较之于01,最大的区别在于外观,前者采用了轿跑车的设计元素。例如更加流畅的车顶造型,所以媒体也把02戏称为“拍扁”了的01。外观上细节的处理也有不同,发动机两侧的日间行车灯造型更为简洁,前保险杠的下进气格栅更加动感。此外,与中网连为一体的前大灯带有“泪眼”的设计,所以02前脸整体营造更加年轻活跃。

\

\

打开车门进入车厢内会发现,这几乎就是一辆沃尔沃的产品。首先,向驾驶员偏至的中控台设计颇有沃尔沃上一代产品的风格。另外,无论是用料和装配工艺都达到同级最高(以自主品牌的标准)。相较于01,02的内装用料更为考究。以中控台右侧为例,采用了3种不同材料组合,档次感、时尚感和科技感融汇一体。

\

\

由于领克02颇具欧洲车风格,所以空间表现并不突出,只能说是“够用”而已。尤其前排采用一体式座椅,或多或少会给后排造成一定的压迫感。很多人或许或担心流畅的车顶是否为后排头部空间带来影响,身高175cm的记者实测表示,这点实际上还是不用担忧的,02通过把后排座椅降低,车顶内凹,以确保后排乘坐的上下空间。

\

\

自主品牌向来不缺配置,但很多时候配置都是堆砌而来,技术含量不高。02则更省事,主动安全配置照搬沃尔沃,含金量也因此徒增。至于智能网联方面,领克采用的系统与吉利“博”字辈车型一致,的确,中国智能网联技术要走在国际前沿,如果继续沿用沃尔沃的车机系统,反而是一种“倒退”。

\

“低配”版本沃尔沃XC40
 
沃尔沃既然已经成为中国车企的“养子”,吉利集团对其技术自然有使用权,何况领克本质上还是吉利和沃尔沃双方的合资公司。所以,领克02理所当然地用上该2.0T DRIVE-E动力。该2.0T DRIVE-E动力在领克身上采用了较为保守的调教,即沃尔沃那台“T4”,最大功率为190马力,最大扭矩仅300N·m。据记者了解,领克产能不足,主要由于沃尔沃发动机供应受限。

\

两驱车型配备的是一台6AT变速箱,与四驱版本的7速双离合并不一样,问题是沃尔沃XC40匹配的是更高规格的8AT。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,如果完全照搬沃尔沃的动力系统,那沃尔沃就“不用卖了”。即使是低功率版发动机,再即使变速箱有所“阉割”,但两者的匹配还是非常到位的。就实际驾驶感受而言,让人有所惊喜,动力的输出和储备之间的处理显得相当娴熟。

\

日常驾驶中,新动力系统的整体表现比较沉稳,没有过多地去强调动力输出,而是保持相对低调的状态。同时能够让驾驶者感受到充足的动力储备,只要稍微深踩油门,动力响应就会非常积极。但这种动力的爆发不会让人反感,动力的释放会在短时间内循序渐进,保持优雅自如的姿态。当然,02提供个性化选择,例如家属模式选择,以及换挡拨片等加强驾驶乐趣的配置。

\

\

动力系统虽然源自沃尔沃,但规格上有所下降,可庆幸的是底盘可是完全照搬过来了。领克02为驾乘人员提供浓郁的欧洲车行驶质感,主要是基于偏硬朗的悬挂调教,这样的调教有利于作为高车身SUV该有的支撑力度,以及灵活的操控感。此外,这种调教的取向最大的问题在于细碎振动直接传递到车内,并让驾乘人员直接感受,并且过于频繁而导致舒适性有所缺失。
 
试后言:

记者家住的小区里不乏自主品牌汽车,就连“保时泰”也有好几辆。最近,小区内出现了一辆白色的挂着粤A牌照的领克01,记者条件反射地感叹,购买一个新品牌的车辆,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。
 
经过一整天的深度试驾体验,以及跟领克诸位高管交流后,记者却觉得领克的未来,或许要比WEY走得更远。沃尔沃的平台,沃尔沃的全球采购体系,国际化的设计团队,都给了领克极大的加成,领克的研发制造跟吉利似乎“没什么关系”,吉利在当中更多是充当金主的角色。而WEY呢?或许宝马日后会提供些帮助罢了。
 
采写/摄影 南都记者 周建雄